《長安》紅利繼續:“帶貨”能力強勁 提升西安旅游

2019-08-15 13:31 次瀏覽 來源:未知 作者:風月

原標題:《長安》紅利,還在繼續

  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劇照

  “忙了一天,張小敬終于可以休息了!”這是不少劇迷在《長安十二時辰》(以下簡稱“《長安》”)完結后的感嘆。張小敬遠走,李必上山,檀棋入宮,三人分別后各行一方的黑白大結局,讓不少劇迷意難平。

  劇已落幕,但《長安》的長尾效應仍在釋放,作為這部劇的播出平臺,優酷獲益頗豐,會員拉新創下新高,暑假會員增幅比去年漲了三倍。此外,還將攜手導演曹盾、原著作者馬伯庸繼續打造“長安”這個IP。另一方面,西安這座千年古城,正在因為這部劇享受美食、旅游等多個行業的紅利。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 邱峻峰

  實習生 袁玉梅

  優酷欲繼續打造長安IP

  8.5分,這是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完結后的豆瓣最終評分,從6月27日低調在優酷播出至今,共有超過24萬人在豆瓣評分,盡管有聲音質疑后期過于拖沓、結尾倉促、徐賓是幕后主謀的設置并不合理,但并不妨礙這部古裝劇成為今年夏天的爆款。雖然已經收官,《長安》在豆瓣上仍是“一周華語口碑榜劇集榜”的No.1,在藝恩數據的播映指數上排名第一。

  《長安》緊湊的故事、有意思的細節、精致且高還原度的服化道和電影質感般的畫面……這是《長安》開播前圈粉的重要原因,更重要的是,該劇有各種性格各異的人物,他們不能用正派、反派這樣簡單的規則來劃分。雖然主角是張小敬和李必,但劇中的配角如狼衛曹破延、戶部八品小吏徐賓、何執政、郭利仕、龍波、崔器、姚汝能等都是有血有肉的復雜人物,正是因為這些豐滿的配角,才細致入微地編織出了這副長安畫卷。

  如今,《長安》已經收官,不過,關于長安關于張小敬、李必、檀棋的故事還會繼續,優酷方面表示,將繼續打造長安這一IP。該劇導演曹盾透露,在拍攝時他腦海里就浮現了何家村的故事,正在聯合《長安》的原作者馬伯庸和優酷一起,拍攝另一部長安的故事,故事中依然有張小敬、李必、檀棋甚至小乙。

  將提升國產劇服化道水平

  《長安》的出現,對國內電視劇市場也影響深遠。

  總制片人梁超在接受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采訪時透露,他曾和曹盾探討過一個問題:美國有美劇、日本有日劇、韓國有韓劇,中國也有電視劇,為什么中國的劇不能叫華劇,或者叫國???也是因此,他們希望《長安》不僅能讓年輕人關注中國傳統文化里真正發光的內容,也能讓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走出去。據悉,《長安》已經成功出海。7月1日起,該劇陸續在海外多地上線,除了日本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文萊、越南等亞洲國家,該劇還在維姬(Viki)、亞馬遜和Youtube以“付費內容”形式在北美地區上線,這也是國產劇在國外的平臺首次進入包月付費區。

  除此之外,《長安》在服化道方面的嚴苛也將影響未來的國產古裝劇?!堕L安》在服化道上執行著嚴苛的標準,團隊參考了大量唐朝時的文物如壁畫、書畫和史料,盡量在服裝、頭飾、飾品等方面做到還原。一位制片人就告訴記者,如今國內影視劇在服化道方面越來越重視,《長安》或許算是近幾年國產劇服化道最精美的劇,參照這種標準,以后的古裝劇在服化道方面會更上一個臺階。

  優酷、西安或成最大贏家

  要說《長安》的最大受益者,首先得說這部劇的發生地——長安,即如今的西安市。飛豬數據顯示,西安旅游周預訂量同比增長27%,其中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、大唐芙蓉園、陜西歷史博物館等地成打卡熱門地。事實上,《長安十二時辰》的“帶貨”能力遠超想象。淘寶數據顯示,劇上線后,火晶柿子的搜索量突增2127%;天貓讀書數據顯示,原著紙質書購買上漲862%;書旗數據顯示,原著電子書閱讀人數日均環比增長818%;餓了么數據顯示,水盆羊肉訂單量全國環比增長11%,其中北京地區的環比增長暴增133%;

  對于《長安》的播出平臺優酷來說,這一次也是賺得盆滿缽滿。對于視頻網站來說,一部熱播劇最大的優勢就是拉新會員。一直以來,優酷、愛奇藝、騰訊這三大平臺的會員人數中,優酷的會員人數排名最末。從2017年10月到2018年9月,三個平臺的用戶量都有一定程度上的下滑。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、優酷COO莊卓然告訴記者,數據顯示,《長安》在會員收入和拉新各個指標上都創造了優酷2018年以來劇集的新高,爆款拉動下,優酷日均活躍用戶和會員增速也迎來了歷史新高,優酷暑假會員增幅比去年漲了三倍,“無論是口碑還是產生的熱度和價值體現,它是標桿,是今年夏天的一個文化符號,這是非常有價值的一個點。”

  公開資料顯示,《長安》整體制作成本近6億元,為真實還原大唐風貌,劇組耗資5000萬在象山影視城建了座唐城,還原小說中長安一百零八坊。2017年,優酷以每集1220萬價格拿下了網絡獨播版權,按照48集來看,投資基本保本。值得一提的是,該劇主要的出品方包括優酷、娛躍文化、留白影視、仨仁影視,聯合出品方包括阿里影業、貓眼影業等11家公司。記者注意到,該劇投資方和購買方都有優酷,而阿里影業、曹盾導演控制的仨仁影視和優酷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系,優酷就持有仨仁影視10%的股份,單這一點關系來看,優酷的一買一賣,也是左手到右手,毫無疑問是賺了。

  此外,一個平臺播出一部劇的盈利方式還包括廣告。記者注意到,如果沒有會員,在看劇前將“享受”100多秒的廣告時間,而即使是會員,也會有片頭廣告、中插廣告和浮窗廣告,單就廣告這一塊,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。

  多家上市公司參與投資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,《長安》一眾出品方背后也有多家A股上市公司,如華誼兄弟、*ST印紀、天神娛樂等,不少股民在股吧感嘆,不知道《長安》的火爆是否能帶動股價的飄紅。

  不過,《長安》的聯合出品方中,霍爾果斯印誠紀年影視娛樂傳媒有限公司的日子并不好過,該公司是A股上市公司*ST印紀的全資公司。成立于1992年的印紀傳媒,原本主營廣告業務,2014年借殼高金食品在A股上市。參與《鋼鐵俠3》大獲成功后,便逐漸加大在影視業的投資。到了2018年,公司業績急轉直下,巨虧17.9億元。由于公司主要銀行賬號被凍結及公司生產經營活動受到嚴重影響,印紀傳媒今年4月正式披星戴帽,成為*ST印紀。而其實際控制人肖文革,早在去年末就被多家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。相關人士認為,盡管《長安》成了爆款,但該劇制作成本不低,加上相關上市公司投資比例不高,指望靠電視劇改變困境,恐怕是杯水車薪。

北京快三